欢迎访问红楼梦潭,祝您阅读愉快! 今天是
推荐

不可以把《红楼梦》当成小说来看

2022-11-27 00:17:28 82 浏览

胡适创立的新红学,一直把《红楼梦》当成是“曹雪芹自传说”和“曹寅家世说”来研究,也因此被一些人美名曰:“曹学”。

这个荒诞不经的曹学依仗着在百年红学中先入为主的优势,长期霸占着红学的大舞台。《红楼梦》沦为了一些曹学家们的镀金场和养老院,这些曹学家们还时不时地刷存在感,扔出《曹雪芹与红楼梦》之类的惊悚片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目不识丁。

当我指出《红楼梦》其实是一部史书时,却招来一些人的无端指责和谩骂。其实,脂砚斋早就警告不可以把《红楼梦》当成小说来看。

脂砚斋曾经说过:“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,方许你看,否则此书哭矣。”

这些自诩是最懂《红楼梦》的曹学家,却睁眼胡扯什么贾宝玉就是曹雪芹,曹雪芹的妻子是史湘云,史湘云就是脂砚斋云云,还有人将《红楼梦》上升到反帝反封建的高度,不仅让此书看了哭,就连《红楼梦》作者看了也要吐血。

请看蒙府本第二十二回的末尾,有这么一条脂批:

“作者具菩提心,捉笔现身说法,每于言外警人再三再四。而读者但以小说古词目之,则大罪过。其先以《庄子》为引,及偈曲句作醒悟之语,以警觉世人。犹恐不入,再以灯谜伸词致意,自解自叹,以不成寐为言,其用心之切之诚。读者忍不留心而慢忽之耶?”

脂砚斋说得很明白,读者如果把《红楼梦》当成小说来看的话,则大罪过矣!

像这样的提醒,其实《红楼梦》到处都是。很可惜,曹学家们连这本书都没好好读过,不然哪有胆量妄谈什么“曹雪芹是曹寅之孙”。

比如脂砚斋说:“观者记之,不要看这书正面,方是会看。”、“此书表里皆有喻也。”、“凡野史俱可毁,独此书不可毁。”

脂砚斋还说:“史公用意,非念死书子之所知。”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九回等多处,脂砚斋称《红楼梦》作者是史公!意味着这个“曹雪芹”是写史书的人。曹寅的那点家世根本就不配称史书,《红楼梦》这部史书上面哪里容得下像江宁曹家这种低级小官的一个字?

究其根源,《红楼梦》其实是一部大清正史。

在上面豁然写着包括孝庄下嫁、顺治出家、雍正暴死、乾隆身世清宫四大疑案等等在内的大量绝密级别的清宫秘史。这些秘史就连清史都不敢记载。今天史学界还在争论不休,实际上《红楼梦》作者早就进行了解密。

曹寅之孙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接触到这些大内秘史,他成不了像司马迁那样的“史公”。当《红楼梦》书中披露乾隆皇帝生母的诨名叫“傻大姐”时,你认为乾隆皇帝会饶过这个曹寅之孙?曹寅之孙还敢和爱新觉罗家族的人来往吗?

就连康熙之孙弘旿也说:“弘旿甚至连看《红楼梦》的胆量都没有,为什么?就是因为《红楼梦》涉及宫闱秘史,这是清廷的核

所以《红楼梦》必是皇家自己内部人员写的,此书最早秘传于皇家的圈子便是明证。脂批也早就指出作者是:“王孙公子”、“大家后裔”,他是帝王的子孙,而不是曹寅之孙。

所谓“曹雪芹”不过是化名而已。他的真实名字其实叫爱新觉罗·弘暟,系乾隆皇帝的堂兄。他恰恰就是那个逝于“壬午除夕”之人!

乾隆皇帝不忍杀至亲,才会无可奈何地说:“此乃明珠家事也。”他试图转移大家的视线,但是为时已晚,今天《红楼梦》这本书还是被破解了,日后必将填补清史的空白。

胡适的“胡说”时代早已黯然落幕。潮水退去处,只剩一群红学大师在那裸泳,蔚为壮观……     文/ 赖晓伟

相关内容
相关推荐
热门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