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红楼梦潭,祝您阅读愉快! 今天是
推荐

红楼梦:秦可卿和公公贾珍,一对苦命鸳鸯,被曹雪芹钉上耻辱柱

2022-11-21 19:23:18 80 浏览

贾珍和儿媳秦可聊的不伦关系,在《红楼梦》里是一组重大的人物关系,它导致了许多的后果,这些后果都是促使贾府更加衰落、更为无序、更加内斗消耗,是贾府箕裘颓堕的开端。

在《红楼梦》社会贾府环境中,贾珍和秦可卿都是极其重要的家族角色。

贾珍是贾氏宗族长房长孙,从贾敬到贾蓉,长房一脉单传,贾珍很关键,他既承继着宁国公爵位,又担着族长的职责,他年龄还不算大,小说开篇也不过三十出点头的年纪,按说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守护好祖宗基业、振兴家族、教导子弟,还有就是要努力再生几个孩子。也许这些贾珍也考虑,但他太管不住自己了,父亲修道去了,他没了管束,极尽声色犬马,恨不得将个宁国府翻过来。荒唐,成了贾珍身上很重要的符号。

贾珍荒唐到了染指儿媳的程度。秦可卿作为贾珍的儿媳,她不同于一般的媳妇,首先她是嫡妻,不比婆婆尤氏是续弦,其次,她是长房长重孙媳,将来是要做家族主母的。同样担当着家族内部建设尤其是上孝、下慈、友悌的重任。秦可卿在这些方面可以称之为楷模,不限于此,其实她还操心家族如何永续这样本该男人们想的事,对于秦可卿的容貌、性格、为人、处事,连高标准的贾母也挑不出毛病,夸她是第一得意的重孙媳妇。

秦可卿的不幸是因为她遇到了贾珍。准确地说,秦可卿的不幸是她没能过得了情关,但曹雪芹将她的“情”定位为“淫”,说她的死因就是淫:淫丧天香楼。这一定位使得作者几乎全盘否定了她,若不是脂砚斋心怀慈悲,令雪芹删改了秦氏“天香楼更衣、遗簪二三事”,秦可卿的形象比今天我们所看到的,要批判的多,自然,也香艳的多。

如何理解秦可卿和公公贾珍的这段不伦关系,取决于从哪个视角读《红楼梦》,也决定着读者个人对于《红楼梦》的理解。

       秦可卿和贾珍是真爱无疑。仅仅从狭隘的人性和爱情或者仅局限于二人来看。贾珍和秦可卿的感情是真挚而又动人的。先说秦可卿,什么道理她都懂,可贾蓉这个丈夫和她的心智相差太远了,秦氏又是擅风情、秉月貌的人,贾蓉在各方面都实在太稚嫩了。整个宁府,能参透秦可卿的,只有贾珍。只是这个人伦关系太难逾越,所以,秦可卿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,她摆脱不了情欲的诱惑我,又无法面对伦理的桎梏。秦可卿根本没有什么病,她是心病,是她知道自己根本解决不了这种矛盾的极度焦虑,不论吃多少人参,秦可卿给自己下了结论:“治得了病治不了命!”

况且她也不是病死的,而是淫丧,是“画梁春尽落香尘”,是吊死的,秦可卿以死求解脱,正是她对这段感情放不下重视到极致的证明,留下贾珍一个人悲痛欲绝。

再说贾珍,他几乎不掩饰对秦氏的感情,贾珍何等荒唐,可是凡牵涉秦可卿,他都能严肃认真到极致。

秦氏病了,他焦虑到都快抑郁了。秦氏死了,他恨不能替秦氏去死,他哭成了泪人,他强撑病体,要为秦氏办一个超豪华的葬礼,无论大小事,他事必躬亲,他为儿子捐官,为的是秦氏的丧礼能上规格,他不惧僭越之罪,不听长辈规劝,用亲王享用的樯木棺材装殓秦氏。倾宁府之财力办秦氏大丧,自此,宁府陷入了财务危机,贾珍不在乎,他觉得值,他愿意。如果从爱情的角度上,也算是不负此情了。

从这个角度看,贾珍和秦可卿也是一对苦命鸳鸯。

贾珍和秦可卿是家族罪人。贾府这样的大族,每个人都有自已的坐标,守自己的本分和担自己的责任是最基本的准则。

封建社会对一个人的要求有两个框架,一个是修齐治平,是修为自我、家庭建没和个人价值实现的关系问题。另一个是五伦关系的经营问题,所谓: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序,朋友有信。这两个框就严格界定了所有的人,用这两个框来比照贾珍和秦可卿,他们自己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准则,在家族内部做岀了最恶劣的示范,将家族内部秩序搞得乱七八糟。贾府之败,二人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。

曹雪芹在小说开篇不久,就将贾府败落的根本原因归于宁国府:

造衅开端实在宁。

家事消亡首罪宁,宿孽总因情。

清清楚楚。

文中,那位资深的赖嬷嬷就曾当众批评贾珍没个族长的样子,怎么能约束兄弟侄儿呢。说白了,这个大家长当的不够格。

秦可卿是懂这个大道理的,她犯下大错,自知自己已经不够资格担当责任,她的死,算谢罪,也算觉悟。贾珍不懂,他还将一路纨绔下去,带着整个家族走向覆灭。二人的不齿关系,被曹雪芹永远钉上了耻辱柱。

相关内容
相关推荐
热门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