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红楼梦潭,祝您阅读愉快! 今天是
推荐

雅音俗韵,隽永深长——《红楼梦》中的酒令

2022-11-28 18:42:34 91 浏览

  《红楼梦》是一部贵族之家活色生香的日常生活史,诗酒风流令人眼花缭乱,心旌神摇。三日一小饮,五日一大宴,射覆、拇战、牙牌令、击鼓传花、占花名、拈字流觞、猜枚等酒令,都由曹雪芹按头制帽,不仅烘托人物性格,还预示故事情节,暗示人物命运。

  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关于“女儿”的书,全书第一处浓墨重彩描写的酒令就与“女儿”有关,即第28回“女儿令”。贾宝玉、薛蟠等在冯紫英家宴饮,宝玉发一新令,“要说悲、愁、喜、乐四字,却要说出女儿来,还要注明这四字的原故。说完了,饮门杯。酒面要唱一个新鲜时样的曲子;酒底要席上生风一样东西,或古诗、旧对、《四书》《五经》成语。”门杯是放在各人面前的酒杯,代指杯中酒;酒面指饮门杯之前所行之令,此处即唱一个“新鲜时样”的曲子;酒底指饮门杯之后所行之令,此处不仅要说酒席上有的一样现成的东西,还要说出相关的古诗文,即“席上生风”。

  贾宝玉深谙女儿心理,“女儿悲,青春已大守空闺。女儿愁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女儿喜,对镜晨妆颜色美。女儿乐,秋千架上春衫薄”。宝玉说出了女儿未嫁悲终身无着、已嫁愁夫婿不归的人生之路,也恰是黛玉、宝钗的真实写照。酒面是一曲“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”,将宝玉的一腔深情、满身愁怀形容得淋漓尽致。

  宝玉饮了门杯,便拈起一片梨来,这“梨”即酒席上的现成物品,相关诗文是“雨打梨花深闭门”。此乃名句,宋代李重元《忆王孙》、秦观《鹧鸪天》、明代唐寅《一剪梅》等都有此句。“梨”之谐音“离”以及“雨打梨花深闭门”的萧瑟孤寂在朦胧细雨、烟锁重楼中更为深沉氤氲。贾宝玉在一唱三叹中吟咏着女儿的惨淡生活,喜与乐都是一时的,悲与愁才是永久的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最难的酒令是第62回于红香圃筵开玳瑁、褥设芙蓉之时。众人因宝玉生日而开宴行令,通过拈阄儿把酒令老祖宗“射覆”拈了出来,连博古通今的宝钗都笑说:“比一切的令都难。”这里的“射”即“猜度”,“覆”即“遮盖,隐藏”,规则是覆者先用古诗旧典甚至某一字等隐喻某物,射者则用隐喻该物的另一古诗、典故或某一字等来揭示谜底,若射者猜不着或猜错,覆者判断错误都要罚酒。为免射覆的物品范围过于宽泛、难有头绪,一般都限定室内物品来猜,即“室内生春”。

  令官探春命取了令骰令盆来,“从琴妹掷起,挨下掷去,对了点的二人射覆”。第二轮中,宝钗、探春对了点子,探春覆了“人”“窗”二字,用的是“鸡窗”“鸡人”的典故,所覆为宴席上的鸡。“鸡窗”源于南朝宋刘义庆《幽明录》,代指书斋;“鸡人”出自《周礼·春官》,指古代宫中掌管时间的卫士。宝钗则射了一个“埘”字,即鸡窝,用了《诗·王风》中的“鸡栖于埘”,二人会心一笑。射覆不仅要知识渊博,还得熟识典故,反映机敏,双方对等才玩得下去,否则只能一头雾水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还写了一个文人间非常流行的酒令,拈字流觞。第117回写贾蔷、贾环等在贾家外书房喝酒,贾蔷嫌众人闹得太俗,要行“月”字流觞。古人每逢三月三在水边聚会宴饮,消灾求福,后人仿效聚于曲水旁,在上游放置酒杯,顺流而下,停在谁的面前,谁则取饮,谓之“流觞曲水”,“觞”即酒杯。后把宴席上传杯行令的游戏叫“流觞”,在酒令中必须带一个“月”字的,就叫“月”字流觞,也叫“月”字飞觞、飞“月”字令。花、月、春、山、莲、菊等字都可作为令字,统称“拈字流觞”,和“飞花令”同类。此处贾蔷所行之令是按字数顺着数,不仅要说出“月”字,还限酒面酒底,没有渊博的诗词储备根本无法玩这个游戏。因此,才刚轮到贾环说完酒底酒面,就被众人乱了令,讽刺为“假斯文”“不是取乐,竟是怄人”了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酒令种类繁多,寓意深广,不妨重温,在经典中追寻悠远传统与诗意人生。  作者:王慧

相关内容
相关推荐
热门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