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红楼梦潭,祝您阅读愉快! 今天是
推荐

专访87版《红楼梦》核心编剧周雷:我的红楼我的梦

2010-11-28 14:38:03 496 浏览

002.jpg

003.jpg

李少红执导的新版《红楼梦》播出后,众说纷纭。但据有关媒体的调查,还是有70%以上的人更爱1987年版的《红楼梦》。近日记者发现,中国红学会理事邓遂夫在博文中偶然提及了一个叫周雷的人,称他是“87版”的“灵魂人物”,涉及了该版的策划、编剧等重大环节,这不禁引起了记者的好奇。

  那么周雷当年到底在剧组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他是否清楚旧版《红楼梦》拍摄成片的幕后细节?对新版有何看法?

  随后,记者通过百般联系,找到了周雷。这位精神依然矍铄的74岁老人,当年是“87版《红楼梦》”的编剧组组长和制片副主任,除了写剧本以外,还负责演员的选拔和培训工作,是包括中央电视台台长在内的领导小组五成员之一。但现在他几乎已淡出“江湖”,他说近些年来,只接受过三位记者的采访,而本报记者是至今唯一专访他的记者。

  “87版《红楼梦》”曾造就了周雷,但之后,投入商海的他起起伏伏,于1994年回到北京。

  由于“87版《红楼梦》”在拍摄时存有遗憾,在演员学习班上,周雷就曾对演员们说过:“二十年后我要重拍《红楼梦》!”二十多年来,这句话成了他心中的结。

  2003年3月23日,周雷完成了《电视连续剧〈红楼梦〉重拍工程联合开发策划案》,2006年准备就绪,正待启动。据周雷自己说,一度,胡玫曾决定担任“周雷版”111集《红楼梦》的总导演,后来不知为什么,胡玫突然变卦,参与了新版《红楼梦》, 十个月后,又突然退出,由李少红接拍新版《红楼梦》。周雷说,对新版他既不看,也不评论,其间有媒体对“周雷版”《红楼梦》所做的评价,他说自己也一笑置之。此后,周雷策划实施了“《红楼梦》世界工程”,他说已进入低调运营时期。

  尽管看惯无常世事,但周雷的重拍之心依然没有动摇,他说如今“周雷版”的111集剧本初稿“早已由12位优秀女编剧”完成,“12位女导演和女剪辑也有了目标”,但还要“通过全球征选,竞争上岗”。他还说,“周雷版”的演员,仍旧遵循当年他在“87版”里提倡的选角方针,全部从全球华人中选拔新人,经过培训,筛选、定位,明星还是一概不用。他预计这项重拍工程有望在今年年底重新启动,他要“东山再起”。

  他说,很多时候会让自己处于曹雪芹当年创作的状态——“举家食粥酒难赊”,从深夜写到天亮。他的朋友说他是性情中人,“唱歌时特别投入、动情,他是用心在唱,有时候激动地哭起来,听的人也跟着哭”。他自己也说,“我本身就活在《红楼梦》的状态里。”

  初进《红楼梦》剧组

  红学专家蒋和森用了一年时间未能写出剧本,剧组着急,周雷临危受命,担任编剧。

  

  1957年,周雷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,他对清史尤感兴趣,“文史不分家。清代文学中《红楼梦》成就最高,我就开始研读它。”

  1972年,周雷先后被借调到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、人民出版社、文物出版社等单位工作,在北京从事文史研究,有机会接触老中青红学家,便开始专攻红学。“1974年春天,我和李希凡、冯其庸、刘梦溪、胡文彬等人参加了文化部《红楼梦》校订注释小组,对《红楼梦》进行校订和注释,后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出版。”“那时候我们每天面对十二个脂批本和八个程高本,一回回、一句句对照研究,校订注释。在这二十个版本的《红楼梦》中,几乎每一句话都有异文,增删取舍很难统一意见,往往争论得面红耳赤。所以我们对《红楼梦》和曹雪芹的理解、体认,是相当深刻的。”

  在此前后,周雷专心研究《红楼梦》许多年,走访了很多红学专家,和胡文彬合作著书立说,笔名“文雷”,编著出版了一系列红学论著,得到了国内外红学界的认可与好评。周雷主张红学界要打破门户之见和派系之争,应当团结合作,取长补短。他表示自己和各个学术流派的许多专家学者的关系都非常好,所以在策划创建中国红楼梦学会和策划创办《红楼梦学刊》过程中,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,得到了各派红学家的一致赞许。

  对《红楼梦》的深入研究,在红学界的人脉,使周雷得以进入《红楼梦》剧组的视野。

  “当时中央电视台导演王扶林到英国访问,看到莎士比亚的作品被拍成那么多影视剧,觉得伟大的《红楼梦》也该拍。于是就向央视的领导提了建议。”时任央视台长戴临风等人找到红学会寻求支持,后者推荐了年长、文笔好的蒋和森。可是一年多过去了,蒋和森没写出剧本。但剧组要花钱,所以央视的人就着急地找到了周雷,让他代替了蒋和森。但时间太紧促,于是周雷就建议,请他的两个朋友刘耕路和周岭一起来合写。此前有报道说周雷写的是前四十回的剧本,对此他予以否认,他说是自己把提纲全都列出来后,分给刘耕路前四十回,自己写中间四十回,周岭写最后三十回。在外人看来,《红楼梦》这么重要的戏,剧本写起来应该很困难,但周雷说,他的稿子一般经过构思,写的时候都是一气呵成。“写每一集都很尽兴,即使有改动也是小细节。”

  拒绝刘晓庆反串出演

  剧组缺350万元资金,一老总鼎力相助;刘晓庆向剧组自荐反串出演贾宝玉,但剧组坚持起用新人。

  

  当年,周雷在剧组的主要任务是主持文学剧本的改编和创作,同时作为领导小组成员和制片副主任,还分工负责“红学”的指导和把关、演员的培训和选定、剧组的文秘和宣传。因此,他参与了该剧一系列的策划和决策。他说,比如在美术设计领域,自己明确提出了“红楼梦时代”的新鲜概念和指导方针,强调指出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创造了一个具有“红楼梦时代”风格的“红楼梦世界”,其中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,既综合体现了周、秦、汉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历朝历代最美的精华元素,又不局限于某一代特定的美学元素。他认为,这一概念和方针适用于美术设计领域的一切部门和方面,大到拍摄场景里的建筑、家具、道具设计,小到人物形象的造型、服装、化妆设计等等。而在演员的选拔和培训方面,也同样适用这一原则。

  周雷至今都记得很多幕后的事情。

  当年《红楼梦》的总投资为750万元人民币,中央电视台投入了400万元,还有350万元的缺口。恰巧,和剧组同住在永定路招待所的山东潍坊康乐公司的总经理慷慨解囊,说可以拿出500万元来支持,最后剧组根据实际需要,只要了350万元“无息贷款”,但在片头整版为康乐公司做广告,二十多年来播出了不知多少次,比什么广告都有利。

  关于拍摄场地,周雷汲取好莱坞和迪士尼的经验,创意策划并组织实施了北京大观园和正定宁国府的建设工程。“由于时间紧迫、经费有限,我们在正定只建了一个宁国府,荣国府的戏也是在这里拍的。本来我们打算在陶然亭里建设大观园,但那里的领导不同意,后来才选定宣南的南菜园。当年就被评为北京新十六景之一,人称‘大观园模式’,旅游界公认这里是中国第一个主题公园。”

  对于整部电视剧来说,选演员无疑是最重要的一关。一般情况下,编剧不会参与演员的选拔,但周雷参与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“挑选演员的原则是我定的,因为我对《红楼梦》比较了解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红楼梦,要统一观众心中的主人公形象很难,所以不能用明星。因为明星的形象大家都很熟悉,影视形象都已经定型化了。刘晓庆一出来,观众的第一印象这是晓庆,接下来小花、西太后这些典型形象都跳出来了。最后的结果就是,她既不会是贾宝玉,也不会是王熙凤!新人就不同,大家都没见过,可塑性特别强,我们塑造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,让他(她)演谁就是谁。另外,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写少男少女青春萌动期情感世界的书,林黛玉进贾府时才十三岁,其他姐妹兄弟都是十四五岁。而成名的明星,当时大都已经二三十岁了,让他 (她) 们来演,再怎么化妆也不行,大特写镜头一推上去就完了,非穿帮不可!”

  周雷说,那时候刘晓庆等著名明星也想参与演出。“当时晓庆给剧组打过电话,想要反串贾宝玉,我们没有同意。因为我们是拍电视连续剧,又不是拍越剧。我坚持的原则是:明星一概不用,贾宝玉必须是男的,不能搞反串。难道中国十几亿人就找不到一个男孩儿来演贾宝玉?我就不信这个邪。王扶林导演和中央电视台领导对我提出的这个原则非常理解和赞同,坚决支持并贯彻始终,所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”

  亲自选中邓婕与欧阳

  凤姐人选未定,周雷找到王扶林,力荐邓婕,随后又看中了当时寂寂无名的欧阳奋强。

  

  在当年的所有演员中,周雷对24岁的邓婕最为器重,印象最深刻。“邓婕饰演凤姐,是我的选择。”

  当时有四个演员竞争凤姐这个角色——乐韵、周月、于蓝和邓婕。周雷一开始就坚决主张由邓婕来饰演,因为邓婕形象好,最上镜,和凤姐一样是个美人胚子,属于本色演员;其次邓婕气质好,有自信,能像凤姐一样杀伐决断、精明能干;再次,邓婕演技好,有功底,只有她能胜任凤姐的重头戏;第四点,邓婕文笔好,文化高,对《红楼梦》和王熙凤有较深的理解力和较高的表现力。她唯一弱点是个子矮。

  当时剧组内部风闻王扶林导演倾向让乐韵扮演凤姐一角,连邓婕也听到了传闻,紧张地去找周雷。

  周雷分析了剧组现状,安慰她:“凤姐只有你来演最合适,别人都演不了,王导那儿我去做工作。”周雷几次找王扶林了解情况,力荐邓婕,最后一次是黄昏时分,两人在圆明园散步,周雷说:“在《红楼梦》里,女一号是王熙凤,地位最重要,戏份最重,只有邓婕能够胜任!乐韵是漂亮,身材比邓婕好,但表演经验不足,会演砸的。一般人只知道演员是导演定的,到时候演砸了,是砸你导演,不是砸我编剧!”王导表示他并没有内定什么,谁来演凤姐最后要通过演小品、试镜头来决定。结果在演小品、试镜头过程中,邓婕一个亮相,光艳照人,表演自如,自然坐上了凤姐的这把交椅。

  凤姐的角色敲定了,但宝玉还没着落。“第一期演员学习班结束时,宝玉还没有找到。我写了篇豆腐块文章,题目叫《全国征聘贾宝玉》,登在报纸上。一下子,全国各地给中央电视台寄来八千多封信,全是来应征宝玉的。我浏览了一遍,一个都相不中。正着急时,当时决定要饰演史湘云的演员张玉萍给我推荐了欧阳奋强。原来他俩在一部不起眼的小戏里演过对手戏,一般人没看过,这正符合我选演员的要求:新人。我又问邓婕,邓婕也认识欧阳。经过初步了解,我觉得有谱,才请王导把欧阳调到北京来。到京后,张玉萍带欧阳来我家,一阵交谈,我觉得不错。后来王导安排试镜,在中央台看回放,领导小组一致通过。我马上联系新华社,发了一则新闻叫《宝玉找到了!》,接着给峨眉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打长途,商调欧阳奋强来京参加第二期学习班。”

  【对 话】

  与胡玫的是是非非

  忙完《红楼梦》的最后宣传,周雷在朋友的影响下,去海南创办了一家民办影视企业——海南国际影视公司。周雷说成立影视公司的主要目的,是为重拍《红楼梦》积累拍摄经费和经验。在那段时间里,他拍摄了《风流女谍》《落山风》等影视剧,并获了奖,但这段短暂的成功随着海南经济泡沫破灭,他又回到北京,成立了一个“北京周公策划中心”,专门从事大型活动的策划。

  但这个策划公司后来也倒闭了。

  当记者问起他从学者到商人的角色转换中有没有不适应时,他说:“我这人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我属牛,肯干,有犟劲,但牛脾气挺厉害,撞了南墙都不回头,撞倒南墙冲过去!”

  2003年,周雷重整旗鼓,再次筹拍《红楼梦》,不料胡玫也打算重拍。周雷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内幕,他说他清楚地记得,当时胡玫是怎样答应担任“周雷版”《红楼梦》的总导演,最后却变卦,令他陷入尴尬境地的。他曾断言,胡玫不会在《红楼梦》上取得成功,结果10个月后,胡玫退出,李少红接了这烫手山芋。这段背后尘封的往事,今天第一次见诸报端。

  对重拍《红楼梦》,周雷总是有强烈的自信。毕竟参与拍摄过“87版”,所以他的底气很足。但还有人对他这二十多年的销声匿迹感到疑惑。曾有很多媒体说,周雷一无所有就想拍《红楼梦》,不靠谱,有炒作的嫌疑。各种质疑纷纷而来,但他对此一笑置之。对于目前的李少红版《红楼梦》,他毫不关心,只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  《城市快报》(以下简称“快报”):很多演员在拍完87版的《红楼梦》后,都觉得无法超越其角色。作为编剧,您对重拍《红楼梦》有自信吗?

  周雷:我当然有自信。演员无法超越,但我能。《红楼梦》是部顶尖文学著作,虽然后几十回没有了,但它是断臂的维纳斯,所以我有自信。因为曹雪芹写的人物都是活的,好人不全好,坏人不全坏,写得那么真实、完美。

  快报:重拍是因为在“87版的《红楼梦》”中,您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吗?是为了弥补曾经的缺憾吗?

  周雷:36集远远不够反映《红楼梦》的全部。我的理念是,《红楼梦》搬上荧屏,要靠大型电视剧反映,要上百集。20年后,我有了更高的起点,有信心超越自己。影视艺术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,拍完了以后就没法弥补,发现了错误后就只能那样,很多奥斯卡大片也是,外行人看不出,但我们看,就会脸发烧。

  快报:前些年您也要重拍《红楼梦》,但为什么悄无声息了呢?

  周雷:2003年3月23日,我这个版本的《红楼梦》全部策划完了。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6年才成形,却又碰上胡玫和北京电视台宣传。当时扮演贾蓉的演员罗立平搞了华纳影视公司,很高调地抢先宣传,我就很低调,因为觉得还没到时候。后来他们请了胡玫,胡玫觉得剧本不行,拒绝导演;另外她自己有个文化公司,想参股获利,对方不同意,所以她就退出了。在这之前,我用了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的一个女制片人崔进,她刚退休就来帮我,她说胡玫拒绝了那边的总导演,能不能当你这边的导演?我说可以。我本来计划请12个女导演来拍我的版本,她和李少红都在其中。之后崔进就把我的计划和胡玫说了,胡玫就欣然同意。

  后来胡玫请崔进到她家谈了三个半小时,我的所有策划理念,包括海选,胡玫都了解了。她坚定地说要担任我这个版本的总导演。最后她还说不想让《红楼梦》成为她的滑铁卢,因为知道这不是那么好玩的。我听她这么说,觉得她还有些见识。但后来崔进非常着急地和我说,胡玫变卦了,又跑到北京电视台的《红楼梦》那边去了,北京电视台要搞海选,要开新闻发布会,咱们要不要抢先开发布会啊?我说没必要,天要下雨,娘要改嫁,随她去吧。她要炒,就是她的滑铁卢!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这句话说对了。她这样绝情,不懂情,她能拍好《红楼梦》?

  胡玫和北京电视台联合宣传的同时,有些小报记者开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造谣中伤。好多朋友为我打抱不平,要组织力量进行反击,我说算了吧。我相信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就因为这样,很多投资方就撤了。我也不去强求,一句话也不说,就低调运行,不会停顿下来。胡玫和北京电视台宣传失败后,有的投资方也来找我,请我出山,我不去,不吃嗟来之食!

  快报:三年前有媒体质疑您一个“光杆司令”想要拍摄《红楼梦》,那时剧组就您一个人。当时的争议特别大,有人质疑您是炒作。当时到底面临状况如何?在资金和人员都没有的情况下,您怎么就能大胆地说自己能拍这个戏呢?

  周雷:当时我想,胡玫不告而别,总导演跑了,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就宣布“零建组”,从零开始,从头做起,等我筹备好了,就会在全球招聘主创人员。但他们歪曲了我的原意,说我周太公钓鱼,都不用鱼钩(笑)。骂什么的都有。我说我是零建组,结果他们说我又没钱又没人,其实当时资金也到位了……

  快报:李少红版的《红楼梦》在拍摄时,您关注过吗?这次大众对李少红版的评价对您是否有启发?

  周雷:我不关注,看都不看。这也注定是她的滑铁卢。那些评价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启发。虽然很多人和舆论想阻碍我,但谁都阻挡不了我!

相关内容
相关推荐
红楼消息
热门内容